近现代,人们对越窑秘色瓷器的真正认识,是从1987年陕西法门寺地宫出土实物和碑文开始的。当时的考古报告这样写道:唐懿宗供奉佛指舍利的无价之宝“秘色瓷”,穿越千年时空,一件件呈现在人们眼前,它们质地细腻致密,造型优美柔和,色如山峦之翠,釉似玉石之润。当时法门寺出土的14件晚唐秘色瓷,因为有确凿的记载,大家对它没有疑问。但它能不能代表整个越窑秘色瓷,秘色瓷的整体是什么样?自87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目前人们对它的认识和研究还不是很深入、很具体、很系统,也可以说还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

一、秘色瓷的历史:

秘色瓷是中国传统制瓷工艺越窑青瓷中的特制瓷器,中国古代越州名窑(今浙江一带)中心窑场位于浙江上林湖后司岙。"秘色"一词最早出自晚唐诗人陆龟蒙诗篇《秘色越器》。

釉玉(越窑秘色瓷历史概念、釉色器型、历史地位和贡献)  第1张

二、秘色瓷的概念和特点:

越窑秘色瓷,又称秘瓷、秘色越器。“秘色”一词最早出于晚唐诗人陆龟蒙(?—881年)写《秘色越器》。据本百科“秘”字条和“色”字条的解释,“秘”字从禾从必,“禾”指五谷粮食,“必”指隐匿,两个字符联合起来表示“国家粮食库存数量机密”。“色”字从刀从巴,“刀”指“剁碎”,转义指“齑粉”;“巴”指“附着”、“黏着”。两个字符联合起来表示“敷脸用的粉末”,引申指“药粉配方”。所以,“秘色”的意思是“保密的釉料配方”。“秘色瓷”就是用保密的釉料配方涂抹器物表面而烧成的瓷器。

秘色瓷特殊的釉料配方能产生瓷器外表“如冰”、“似玉”的美学效果,釉层特别薄,釉层与胎体结合特别牢固。所以,这种配方是保密的,专用于皇家瓷器的烧造。以后,凡是釉料配方保密的瓷器,都叫“秘色瓷”。例如,历史上有过“高丽秘色瓷”等。

秘色瓷是越窑青瓷精品之一。秘色瓷是进贡朝廷的一种特制的瓷器精品,因其制作工艺秘而不宣得名。所谓“秘色瓷”,实为唐、五代之际越窑青瓷中的上乘之作。

关于越窑“秘色瓷”的概念,自宋代至今一直存有争议。概括起来大致有三种观点,其一是指釉面的色泽神秘,其二是指其配料和工艺秘不外传,其三是指专供皇家用瓷。个人认为以上三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都不全面。“秘色瓷”属于越窑青瓷,它是越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越窑制品.晚唐后的“秘色瓷”,它选料优良、制作精细、工艺先进、色泽迷人,其胎质细腻致密、釉质温润纯净、纹饰秀丽精美、器型雅致规整。胎类冰、釉似玉、色青绿,胎釉结合紧密,少有开片,是越窑青瓷中的精品和珍品。广受人们欢迎并作为贡品为皇家使用。

三、秘色瓷的釉色:

从古至今,秘色瓷的釉色最受人瞩目。“秘色”究竟是何种颜色?晚唐诗人陆龟蒙在《秘色越瓷》中写道:“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五代徐夤在《贡余秘色茶盏》诗中赞美道:“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后唐、五代两位诗人的生花妙也笔折射出这样一个事实:秘色瓷广受人们的喜爱和文人墨客所称道,“秘色”在当时还是一个清晰的概念,成为千古之谜,是后唐五代以后的事。宋人周辉在《清波杂志》中“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有国日,因其为贡窑,臣庶不得用,为之秘色”的记载显然有误。 今天看秘色瓷究竟是什么颜色,首先从当时两位诗人的描述看“秘色”不是具体的一个颜色,而如秋天的“千峰翠色”和春天的“捩翠融青”。其次从法门寺出土的14件秘色瓷和目前所存精美的越窑实物看,秘色瓷的釉色是:碧绿、青绿和翠绿色调,有的绿中含青,有的绿中含翠。由此可以得出结论的是:碧绿、青绿和翠绿的釉色是具备“秘色瓷”的一个必要条件,只有这种碧绿、青绿和翠绿色调且制作精美的越窑瓷器才能称得上名副其实的“秘色瓷”。

四、秘色瓷的胎釉:

秘色瓷烧造决定于瓷土、釉色和温度。秘色瓷釉中相当部分的氧化铁被还原,釉色就呈现为较纯净的青色;反之,还原气氛弱,釉中相当部分的铁仍保持氧化状态,釉色就表现为青中泛黄的色调。

秘色瓷是越窑中的最优质的瓷器,其烧造工艺有四个步骤:

1.原料精选:采用专门粉碎、淘洗、腐化、捏练工艺流程,从而使瓷胎达到较高的致密化程度;

2.釉料配制:釉料精制,除去釉料中的杂质,并改良施釉方法,通体施釉,施釉后采取支钉架器的方法;

3.匣钵:秘色瓷烧造不是瓷器接触炉火的,而是将秘色瓷瓷胎装入瓷质匣钵,一器一匣,并以釉水来密封匣与盖之间的缝隙,再进行烧制。

4.温度及气氛:通过对窑内温度与气氛的精准控制,在适宜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一小部分夺得千峰翠色来的秘色瓷。

秘色瓷的胎质非常细腻致密。我们仔细观察,它的胎既有刚的坚硬,又有金的柔韧。用放大镜看打碎的瓷片,胎内几乎没有气孔,如果把秘色瓷的胎和清三代(康熙、雍正、乾隆)瓷器的糯米胎来比较,其胎质细腻和致密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秘色瓷的釉质温润纯净。仔细观察你会感到它的釉面如玉般温润又若冰般纯净,它明澈晶莹、玲珑剔透,像是春天的一泓清水,又如秋天的千峰翠色。我藏有一只五代秘色瓷鸾凤纹莲花碗,碗内刻划出的鸾凤,线条纤细如蚕丝,流畅如行云,纤细飘逸的线条自始至终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间断和崩茬痕迹。从此可看出秘色瓷胎质的细腻和致密程度,也不由得不惊叹古人制瓷工艺水平的高超。秘色瓷,胎类冰、釉似玉,历经千年胎釉结合紧密,少有开片。古人用“类冰似玉”来形容它一点不为过。

五、秘色瓷的器型:

越窑品种十分丰富,有碗、壶、瓶、罐、盒、罂和雕塑等。同类器皿又有多种制式。以碗为例,分圆口、花口。圆口碗以斜壁呈45度的浅身敞口多见,据考证,当时主要用于喝茶,所以也叫茶盏。花口碗则有四瓣、六瓣等。上博展厅的晚唐越窑海棠式大碗就是花口碗中的佼佼者,因为器大规整,釉色青黄和造型酷似四瓣海棠花而显名贵。壶又是一种特色器,形状分盘口、直口、喇叭口,壶身有圆腹、瓜棱形腹、椭圆形腹等。唐代执壶最明显的特点是短直流、小曲柄、体态饱满。晚唐至五代,流与柄相对加长放大,腹体喜作成瓜果形。宋时则形体轻盈秀长,尤其流和柄,几乎高于壶口。细辨这一时期的碗、壶、水盂等造型变化,可发现一些小规律:花口或瓜楞体呈四瓣通常为唐,五瓣系唐末五代,六瓣属宋;直、短流的壶为唐,曲流或长曲流为五代或宋;平底足器物的年代相对较早,玉璧形底足多数属唐中晚期之物,唐末五代出现了玉环形浅圈足,宋代圈足相对见高见窄。另外,由于叠烧法世袭沿用,鼎盛时期的部分越窑产品依然在器内可见到支烧痕,比如上博晚唐越窑海棠式花口大碗的碗内心就有支钉痕16个。这说明,唐末五代的越窑叠烧器皿未必都属粗瓷,收集时当多一份细心。

六、秘色瓷各时期工艺特点:

秘色瓷的发展可分为晚唐、五代和北宋三个阶段。兴盛与晚唐,成熟与五代、衰落与南宋。其装饰特点不同时期工艺不同,变化的趋势由繁到简、由快到慢,这和越窑瓷器的工艺变化是一脉相承的。如唐代的秘色瓷莲花尊上下有十二层之多,装饰手法有雕、塑、堆、剔、刻、画、出筋等手法应有尽有。晚唐、五代秘色瓷的装饰主要采用:雕、塑、堆、剔、刻、画、出筋、镂空等手法,到了宋代主要以刻、划为主,少有雕、塑、堆、剔。秘色瓷的修足和支烧工艺:晚唐时其修足规整平滑,琢器为规整的玉环底足,足底无釉,垫沙烧制,因其胎质含有大量的铁元素露胎处显均匀的火石红色。五代早期直至宋代才采用满釉裹足支烧工艺。修足非常规整圆滑,足有立足也有外撇圈足,其支烧痕迹早期在底足显现规则的豆瓣状支烧痕,痕迹数量不等,距离均匀规则。到了宋代早期变成长条状均匀的支烧痕迹,有的支烧痕迹就像短短的一条细线。这种支烧工艺可以说是越窑窑工的一大创造和发明,也为后来的汝窑、官窑和哥窑等众多窑口所采用。

关于秘色瓷的质地和色泽,清人说是"其色似越器,而清亮过之"。从出土的典型的秘色瓷看,其质地细腻原料的处理精细,多呈灰或浅灰色。胎壁较薄,表面光滑,器型规整,施釉均匀。从釉色来说,五代早期仍以黄为主,滋润光泽,呈半透明状;但青绿的比重较晚唐有所增加。其后便以青绿为主,黄色则不多见。

七、秘色瓷的历史地位和贡献:

秘色瓷在法门寺地宫未开启之前的今人眼里,一直是个谜。人们只是从记载中知道它是皇家专用之物,由“越窑”特别烧制,从配方、制坯、上釉到烧造整个工艺都是秘不外传的,其色彩只能从唐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等描写中去想象。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瓷碗、瓷盘、瓷碟,从“地宫宝物帐碑文”中得知,原来它们就是“秘色瓷”!这些秘色瓷色泽绿黄,晶莹润泽,尤其是其中两个银棱秘色瓷碗,高7厘米,口径23.7厘米,碗口为五瓣葵花形,斜壁,平底,内土黄色釉,外黑色漆皮,贴金双鸟和银白团花五朵,非常精美。这才让今人一睹秘色瓷的风采。地宫中发现的13件宫廷专用瓷——秘色瓷,是世界上发现有碑文记载证实的最早、最精美的宫廷瓷器。

这些秘色瓷器的发现在我国陶瓷史考古上具有突破性的意义,为鉴定秘色瓷的时代和特点提供了标准器。

经过专家多年考证,和有损与无损X光谱测试后,证实了秘色瓷在胎底,胎釉和烧制工艺上与青瓷完全不同。

秘色瓷是越窑青瓷中的精品,也是越窑青瓷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在晚唐正是秘色瓷的出现,才受到官府的重视和支持,也使得越窑青瓷名扬天下,成为中国瓷业的第一个中心。秘色瓷的生产聚集了当时最优秀的能工巧匠,这是“秘色瓷”制作的关键。在生产环节上分工明确,从炼泥、淘胎、造型、装饰、配釉等过程中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在工艺上采用匣钵单件装烧、满釉裹足、支钉烧制;在技术上不断改进创新,把窑内氧化还原气氛控制得恰到好处,胎釉在膨胀到冷却过程中保持同步,使胎体不变形、釉面不开裂、釉色保持青翠。这当时已经是世上青瓷烧制的最高水平,也是越窑青瓷到“秘色瓷”质的飞跃。后来宋代的五大名窑和八大窑系,就是因为站在“秘色瓷”这位巨人的肩膀上,才形成了“百花齐放”的新局面,创造了大宋瓷业的一世辉煌。到了清代乾隆年间,宫中奇珍异宝堆积如山,无所不有,惟独缺少一件秘色瓷。乾隆皇帝不由感叹道:“李唐越器人间无。”他是为自己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却无缘一睹秘色瓷的芳容而遗憾。在今天,世界各大博物馆如果没有越窑青瓷,就称不上世界一流的博物馆,由此也可见越窑秘色瓷之珍稀和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