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边游玩的朋友可能还有印象,在海滩边上除了游玩晒太阳的人之外,还有一些带着仪器“扫雷”的人,他们手中的家伙事叫做“金属探测仪”,专门寻找从海中冲上岸边的“宝贝”的,不过,有段时间海边上还出现了一群“撸铁棒”的人,拿着大铁棒在沙中摩擦几下就能吸附起一层黑色的东西,很多人好奇,这些人又是在搞什么“花样”,收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其实,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知道,这些人是在利用磁吸现象,用磁铁吸附上来的黑色东西中肯定含有铁,带回家后稍作加工清洗,就是能卖钱,别看这铁棒撸的辛苦,滚动一次收集的铁砂不多,但是一天下来,一个人收集个上百斤卖出个上百元不是问题。

用磁铁在沙中吸附上来的其实是磁铁矿石,磁铁矿石中含有最多的成分为四氧化三铁,为具有磁性的黑色晶体,故又称为磁性氧化铁,含铁量约为72.4%。

砭石的价格(严令禁止为何又死灰复燃)  第1张

看到含有这么多的铁,大家肯定想到用铁砂去炼铁,我国作为铁矿石消费大国,最近的铁矿石价格大涨也引发了关注,从2021年11月19日低点的509.5元/吨,此后强势上涨,到今年2月11日直逼850元/吨,涨幅逾66%,被网友戏称“疯狂的石头”,将磁铁矿炼制成铁精矿,然后通过高炉冶炼制成各种钢材,看上去似乎可以解“燃眉之急”。

不过我国每年从海外进口的铁矿石就达到了11亿吨,粗钢产量占据了全球的54%,如此庞大的消耗量,单靠大爷海边撸两棒子显然不够“塞牙缝”的。

其实四氧化三铁还有其他特殊的用途,作为过滤剂,四氧化三铁具有吸附能力强,过滤速度快,使用周期长的特点,用来净化处理生活用水和工业污水,还能做到除铁、除锰、除氟,三层滤料过滤器的滤床,也称反粒度滤床,就一般采用无烟煤、石英砂和磁铁矿的组合。

另外,用于制作底漆和面漆,制作铁触媒,制作磨料,制作焊接材料等,都是四氧化三铁的特殊用途,因此看似不起眼的磁铁矿石,需求量很大,收购的商家也很多,于是到河边海边淘铁砂,成了一种牟利的方式。

淘铁砂,自古以来就是冶铁的主要途径之一,别看着方式原始,上世纪50年代,我国为了大炼钢铁还曾在河溪中开展淘铁砂运动,画家赵望云名画《大炼钢铁淘铁砂》就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而淘铁砂活动最频繁的还要当属黄河的下游地区,由于黄河经年累月的冲刷沉积,给下游带来的含量丰富的磁铁矿,不少人在夏季雨后的都会去河道里采集铁砂,看着经济效益非常好,河道采铁砂开始兴盛起来。

像个人用磁铁淘铁砂,主要还是为了提高采砂效率,但对于采砂船来说,则是将砂石全部采出,再经过过滤筛选出磁铁矿,在当年小钢厂林立的年代,黄河采砂业非常的兴盛,采砂船的踪迹几乎遍布黄河下游河段,尤其是河南段,山东段。

2008年,在郑州黄河二桥附近,曾每天有多达上百艘淘沙船开足马力淘铁砂,采砂船结构简单,当年造价仅3万左右,而一艘船一天淘出的铁砂除去油费基本就是纯赚2000元,淘出的铁砂放在岸边,天黑就有大车挨着收购。巨大的利润下,采砂队伍从几艘规模,短短1个月内就扩大到300多艘,直到相关部门严厉打击才销声匿迹。

2008年之后,黄河防总发出全面禁止在河道内采砂淘铁的通知,责令山东、河南立即整改,然而,马克思曾有句名言:当利益超过50%时就有人铤而走险,有300%的利益就敢犯任何罪行,“淘砂热”依然时不时的复燃起来。

就拿黄河流域来说,磁铁矿石大多由上游的冲刷,夹杂在泥沙中被河水搬运到下游沉积下来,较重的磁铁矿石大多会沉降在河床的底部,每年的汛期都会在其上新沉积一批磁铁矿石,要想充分淘铁砂,势必要深掘河床,而这就会带来严重的危害。

河水携带着泥沙流动的过程,其实是河流沿着河床的纵剖面方向不断地向下切割的过程,当它下切到接近某一水平面以后,逐渐失去下切能力,于是河床稳定了下来,达到了一种动态平衡,但如果大范围搅动河床,就会打破这种平衡,河水会继续侵蚀更深的河床,一旦低于海平面,就会造成海水倒灌。

其次,河流的护堤和桥梁的基础设施,都是根据河床来建设的,过低的河床本身对河堤的稳定性就会有影响,如果堤坝地基被河水渗流破坏产生了管涌和流土现象,则会出现翻沙鼓水险情,有决堤的风险。

加上淘铁砂一般会在汛期,势必会降低滩区堤坝抗洪能力。而淘铁砂过后,坑坑洼洼的河床,在河水的搬运下,还会出现新的河道障碍物,影响正常的航运安全。

虽然,海边上“撸铁棒”的行为和破坏沙滩环境看似非常的遥远,但是一旦拿起了铁棒准备在沙滩里摩擦,那就是一种非法采矿行为。

根据矿产资源法的规定,矿产资源归国家所有,这种未经许可私自开采的行为,是要责令停止开采、赔偿损失、没收采出的矿产品和违法所得的,情节严重的还会被判刑以及高额罚金,这样看来,撸铁淘铁砂实在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