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国际棉价持续走高,纽约棉花期货价格一度涨至约158美分/磅,不断刷新着近十一年来的新高。但国内棉花价格却在国际棉价坚挺之际、上游轧花厂与贸易商惜售的情况下,以及新棉生产成本增幅较大的背景下弱势振荡,部分市场人士甚至预计国内棉价仍具有下行空间。

国内外棉市冰火两重天

新疆阿克苏市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闫旭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前除了高支纱销售与加工利润不错之外,低支纱及很多棉花制品几乎没有需求热点出现。与此同时,虽然国内外棉花及棉制品价格倒挂严重,国际棉市供需偏紧的格局仍对国内棉花价格形成一定支撑作用,但国内纺织企业仍不敢大量采购原料,既便是近期国内棉花价格下跌了不少。

棉(国际棉价还能“飞”多久)  第1张

“下游订单不见好转是国内棉纺织企业采用边生产边采购策略的主要原因。”闫旭说,纺织企业普遍维持低库存原料格局,采购需求视订单而为。从他与其它纺织企业负责人沟通交流的情况分析,南方地区在疫情多发的情况下,棉花及制品流通仍不顺畅,棉花综合采购成本较高,加工利润偏低,有较多的企业对后市持有谨慎的观望态度。不过,在山东等地的一些棉纺织企业,其开机率却比较高,主要原因是这些企业怕停工后再开机难,较为担心降低开机率或停机会让大量工人流失。

佛山市棉纱贸易商张振龙告诉记者,由于汇率变动较大,当前的生意十分难做。综合分析,国内外棉花、棉纱价差持续大幅倒挂、人民币贬值等一方面为市场创造了新机会,另一方面让经营风险放大,同时“疆棉禁令”及化纤对棉花代替等因素又让市场需求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闫旭表示,国际市场棉花价格表现较好主要得利于资金对产区天气的炒作,而美棉供应偏紧也支撑了棉价。从越南等东南亚地区纺织企业的生产形势分析,其产品销售等好于国内企业,同时也大量抢占了国内企业的市场份额。据了解,当前国际市场疫情管控较为松懈,导致一些国内订单流失。

“目前,新疆地区部分轧花厂、投资机构及大中型贸易商手中仍拥有较多的棉花资源,市场供应充足与与纺织企业需求低迷的矛盾表现突出,很多上游企业资金流动性已显不足。而在新季棉花生产开始之后,这些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是还贷压力。如果未来市场需求一直不见好转,最终很多企业将不得不降价促销。”张振龙表示,当前上游企业仍较为惜售,实际上自去年棉花上市至今,期现货市场也的确没有给出较好的销售机会,估计这还会对新季棉花定价等产生重要影响。

据业内人士介绍,疫情及“疆棉禁令”对国内棉花市场的作用正在不断深化,其影响程度超出了此前的市场预期,对国内棉花产业的打击较大。例如:从纺织品服装需求分析,疫情初期,市场预估消费不会出现大幅度下滑,但当前的的国内外市场基本是“躺平”的,无论是棉纺织品出口和服装出口,还是国内销售情况均不是太好。目前,我国在美国纺织服装进口市场份额下降明显,欧盟及日本占比也在下滑,消费端缺乏明显驱动。

我国新棉尤其是疆棉生长发育良好

据记者了解,目前,长江及黄河流域等内地棉花已开始大面积种植及移栽,整体生产形势及种植面积较为稳定,好于常年平均水平。重要的是新疆新季棉花生产形势特别好,很多棉花生长发育过程加快,当前很多棉花已开始现蕾。

石河子市棉花种植大户王仲锋告诉记者,今年棉花直接生产成本增幅较大。一是地租涨了30%左右,二是化肥、农膜、人工增长幅度较大,三是水费、机械费及田间管理费均稳中有升。不过,受去年籽棉售价较高及棉农收益收好提振,新疆各地新棉种植面积较为稳定。另外,新疆部分地区因扩种粮食及油料作物,让当地棉花种植面积有所下滑。

“自棉花种植以来,新疆棉区天气整体好于往年,尤其是不利于棉花生长的低温天气较少。”王仲锋说,北疆地区棉花播种及棉苗生长初期天气整体良好,无明显灾害天气出现,当前的棉花生长发育进度好于往年。这为新季单产及总产的提高打下了较好的基础。例如:来自气象部门的信息显示,5月21日至24日,阿拉尔市以晴好天气为主。5月21日至25日,阿拉尔市日平均气温较历年偏高4.0—6.3℃,日最高气温较历年偏高1.8—3.9℃,最低气温较历年偏高5.8—9.2℃。5月下旬以来阿拉尔市气候稳定,较好的天气条件给阿拉尔师市棉花苗期管理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有关部门跟踪调查的情况显示,5月21日至25日,大部分棉田棉花已陆续进入现蕾期。

那么,未来国际棉价还能“飞”吗?内外价差又将何去何从?

中信建投(22.28 +1.18%,诊股)期货高级棉花研究员吴新扬表示,郑棉期价或将振荡下移,但跌幅不及外棉。一方面,外棉供需矛盾初显边际缓解。一是东南亚纺织产业链对全球高棉价的抵触正在加剧,体现在开工降低及进口意愿走弱,美棉销售数据持续弱化,装运数据大幅落后与往年同期水平。二是供应端印度棉花减产影响被市场充分反馈,同时南半球棉花逐渐上市,弥补市场缺口。

另一方面,国内棉纺织品的成本优势有所体现。一是从内外价差来看,国内棉花估值严重偏低,棉纱的成本优势逐渐体现。二是复工复产进行中,将修复产业悲观预期,在产业链原料低库存的状态下,补库动力值得关注。三是上行难度增大,产业链成品高库存状态未改,并且轧花厂等待期货反弹进行卖出套保。

“吴新扬认为,从长期来看,全球棉价见顶回落趋势不改,内外价差或仍将维持低位运行。“具体来看,全球棉纺织品消费见顶回落趋势不改。一是全球服装类CPI,其增速长期来看都是稳定且偏低的,原料高成本的现象难以长期维持。二是全球纺织服装消费量存在一定天花板限制——纺织服装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东亚等具有高人口密度、高可支配收入特征的市场。这些主流市场呈现明显趋势,即穿衣打扮的消费需求增长远弱于食品居住消费需求(刚性),以及餐饮、娱乐等社交类消费需求(弹性)的增长。同时,纵观全球,近年尚未发展出一个同时具有高人口和较高可支配收入的新兴服装消费市场。三是逆全球化现象出现,通胀压力令未来经济发展缺乏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疆棉禁令”可能会延续。一方面,美国面临通胀压力,但其中服装类通胀压力远远小于其他商品的通胀压力;另一方面,东南亚棉纺织产能逐渐取代中国棉纺织产能。

本文源自期货日报